夏日如水

【时旌】执念 (9)

正文也有进度了~

主要是尝试码过车才会知道不用写车有多好写233333进度条拉起来~

最后一段本来是码的下文的开头,想了想还是放上来吧,提前剧透一下自己的重口味hhhhhh



九、选秀一


萧平旌怔怔地看着地上粉身碎骨的茶碗,似乎还没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

——可惜了,上好的天青釉。

 

“萧平旌!你再说一遍?”

对萧平旌,皇帝几乎从不直呼其名。平时讨论政事或是玩笑戏谑时总是称呼长林王,撒娇耍赖的时候就是平旌哥哥。

看得出来,今天这是真气的急了。

 

而萧元时为何会如此生气,还得从几天前说起。

 

 

萧平旌是从内阁首辅陆然口中得知的,皇帝又一次驳回了提请他选秀的折子。

 

“老臣也不知道陛下在想些什么。按理来说选秀三年一次,当今陛下继位已有六年,却仍无人入宫,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


“三年之前国丧结束,本该先由先太后主持,办个品茶会或是赏花会,请身份合适的官家女子入宫。陛下若有相中的,拟了旨意立后封妃,再由皇后负责举办选秀,充盈后宫。”

“但之后就出了莱阳王谋反一事,先太后被逼自尽。尽管先太后自尽前为保陛下,承诺死后除名皇族,不入皇陵。但先太后到底还是陛下的生母,陛下重孝,虽然不兴国孝,倒也留了先太后的名分。”

“当时朝廷是个什么情况长林王您也清楚,确实是一团乱麻,又要处理莱阳王谋逆一事的后续。加上先太后新丧,皇帝不提选秀一事,我们也不便勉强。这事也就过去了。”


“只是这两年以来,朝堂初稳,帝王子嗣向来又是重要,我们也就难免想起此事。但每次陛下不是百般推脱就是视而不见,臣等也拿陛下没有办法。” 

“又是三年过去,今年又到了选秀之期,陛下也已年近弱冠。可何大人前几日在朝中进言,被陛下直接甩了脸色,内阁这几日的奏折也被一一驳回。陛下这一看就是铁了心,臣等怕是怎么做也都是无用了。”

“所以老臣今日只得拉下颜面,恳请长林王在陛下面前劝谏几句。毕竟这关系到皇家血脉,万望长林王不要拒绝老臣。”

 

萧平旌没有拒绝。


而这一日,皇帝政务清闲,品茗赏花,心情上佳。

萧平旌觉得正是开口的好时机。

“臣听说……陛下不欲选秀?”


“……”

萧元时端起茶碗的动作微微一顿,心底有些自己都不愿承认的期待。

“那,长林王以为如何?”

 

“臣以为,选秀一事理所应当……”

酝酿了几日的词措还没来得及出口,就被清脆的瓷片碎裂声挡了回去。

 

  

萧元时觉得自己真的是昏了头,气到极点砸了茶碗的瞬间,脑子里竟然想的还是得向着远些的地方扔,别让碎片溅伤了萧平旌。

“萧平旌,你以为朕这样……”

皇帝话说到一半却突然哽住。

他本想质问萧平旌知不知道他这么做是为了谁,却猛然发觉连自己也想不通原因。

 

朕对长林王不过是强烈的占有欲罢了,如果说今日是长林王要娶亲,朕不准倒还说得过去。可是朕有没有妃子,有多少妃子,又有何干?

更何况,皇帝酸溜溜地想,他也不在乎。

 

想不清楚缘由让习惯掌控一切的萧元时更加烦躁,可看着仍旧一脸无辜的萧平旌,找不到理由也舍不得拿他出气。

皇帝只好把一肚子火又硬生生憋了回去。

 

这是哪个家伙在长林王面前嚼的舌根?要是让朕找出来朕非扒了他的皮不可。

还有,这是认准了长林王说的朕就会听?笑话!朕想怎么做还没人能左右!

长林王!朕就是这段日子太惯着他了,朕就应该让他认清楚自己的身份。只要长林王还敢对朕的家事多嘴一句,朕就让他在床上多躺一天。

皇帝不甘心地磨了磨牙,在心里恶狠狠的想。

 

可惜,心里的狠话虽然说得霸气,萧元时却没能落实到行动上。

也不知是不是怕长林王会说出更多冠冕堂皇又无法辩驳的理由,皇帝服了软。甚至出于一种或许能称为逃避的心态,让萧平旌帮他挑看人选。

——这是你的想法,不是朕的。

 

 

萧平旌不傻,尽管皇帝没有把话说完,他也能猜到皇帝的意思。

甚至在皇帝开口前,他就明白。


但无论于公于私,这份心意都太过沉重,是他萧平旌不能承受的。

于公,开枝散叶,延续皇家血脉是皇帝不可推卸的责任。

于私,萧元时还太年轻,年轻到分不清执念和爱情。

所谓心动可能不过是一场错觉,他只是太过孤单,才会一时魔障把自己困在其中。或许有温香软玉相伴左右,萧元时就能解开心结。


萧平旌认真的审阅内阁和礼部呈上的名单。

 

至于解开心结后,皇帝会怎么处理这段错误。

萧平旌没有去想。

 


——————————————————————————————


 忙碌了一段时日,萧平旌总算是有了结果。

可萧元时看着拟定的人选,面色却略有古怪。

“这……”


萧平旌不明所以,还以为是皇帝对自己的选人不甚满意。

“挑选的理由臣都详细的附在之后,陛下若有疑虑可以先行翻看。如果真的不喜,倒也不必勉强。”

 

听了萧平旌的解释,皇帝的神色却愈发古怪,还有些欲言又止的尴尬。

 

“?”

这让萧平旌更加不解。

 

“……长林王这是还不知道?”

“知道什么?”萧平旌还是一头雾水。

 

“礼部尚书嫡长女何婉茹,也是你给朕拟的最佳人选。”

“就在昨日,二月初八,被人发现死于府中。甚至,死后还被人带走了双手。”

“此案案情恶劣,关系重大,朕已经让刑部、都察院、大理寺三法司联合查案。”


【时旌】梗 昏君

这是一个短小的车梗

因为看到大家说想看车,我从周五出差回来就在尝试第一次开车了

然后,三天之后,又回到最初的起点

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是车先动的手

因为我真的没有驾照,所以一直在翻车。自暴自弃,决定就把这个原始的脑洞放上来供大家参考。


https://shimo.im/docs/7al7vhvjvoceqzWr/


脑洞来源是这个,虽然真人无关233333



【时旌】执念 (8)

这一章其实……虽然看着还算长,但什么进展也没有,算是过渡章。

因为后面的剧情框架虽然有,但细节一直想不好,结果就拖到现在orz我为什么非要搞什么案子啊啊啊啊啊,被自己蠢哭了

预警一下,之后会有大量私设人物出现,因为内阁加上六部那么多人我实在是不知道谁是谁,所以都私设了……



八、


皇帝在那日之后突然转了性子,撒娇耍赖装可怜可以说是信手拈来——就跟大前天才开的,御花园东南方向从墙边数过来的第三朵叫小白的花一样,干净无害,看着还有点楚楚可怜。

萧平旌暗自腹诽。

 

要问为什么萧平旌会连小白什么时候开花也知道,当然还是萧元时的功劳。

皇恩浩荡,长林王被留在宫中安心养病,连早朝也免了。得了皇帝的特殊照顾,萧平旌的生活真可算得上是十分悠闲。没有政事需要处理,又出不了宫,长林王被迫闲到和宫中的花花草草都混了个熟,有时候觉得自己身上也快发芽长草了。

最开始几日,在宫城中或许还能遇见长林王神情尴尬,似乎在纠结要不要找人带路。到了现在,若是长林王不想,连最熟悉宫城的荀大统领也难找到他。

真是怎一个闲字了得。

 

硬要说还有什么正事的话,可能就是需要时不时地接个旨。

先是长林王离京守孝之期已过,现令回京赋职。再是三年前救驾有功,重赐怀化将军之位。随即又是北境长林军主帅空缺,命怀化将军接任主帅一职。

一道道明黄的圣旨简直晃得萧平旌眼晕。

 

除了实权,皇帝也不吝啬给萧平旌仅次于自己的地位。长林王已然手握军权,再加上身份尊贵,难免令人心生忌惮。

前长林王萧庭生本是七珠亲王,但萧平旌并无长林世子之位,在老王爷逝世时又是带罪之身,即使承袭王爷之位,按理也是要降等。

不过话又说回来,萧平旌虽无长林世子名号,但长林世子走得早,事实上也就只能由萧平旌承袭长林王位的正统。

萧平旌承袭受封王爷名号是在三年之前,当时朝中风波渐起,此事在处理时也就粗糙了许多。不知是无心还是有意,皇帝三年前赐礼时并没有明言降等,而当时萧平旌并无朝职,也无重回朝堂之意,也就没被人记挂着。

到了如今,皇帝绝口不提此事,摆明了就是要坐实萧平旌七珠亲王的尊贵身份。此事虽有可说道之处,却是正说反说都有几分道理。旁人纵使有所忌惮,也难逆着皇帝重翻旧账。

 

最后皇帝还越俎代庖地重开了长林王府,派了人好生收拾着,随时都能住人。

 

元时就差把讨好二字写在脸上了,萧平旌想。

先是军权和地位,给的是皇帝没有芥蒂的信任和不可被人轻动的保护。再是重开王府,给的是先行让步放他自由的承诺。

——只要你想,随时可以离宫回府。

 

至于萧元时是怎么借口长林王身体有恙绝非小事必须多让太医精心调理,或是自己夜梦伤神央求平旌哥哥一定留下,拖了许久愣是没让萧平旌出得了宫,那都是后话了。

 

 

萧元时这段时日过得也不错。

上朝时,利用这次的重病传言敲打了一些官员,在提出给长林王封帅之时也是出乎意料的顺利。

下朝之后,更有平旌哥哥可以陪他谈天说笑。


皇帝觉得及时抓住生病的时机,成功安抚了萧平旌的情绪是他做出的最正确的一个决定,尽管这意味着他必须先退一步。

而这一退容易,前进却难。萧元时也难免遗憾,不知要等到何年何月才有机会再满足一次自己的念想。

 

“陛下这棋艺可真不算上好。”萧平旌落下一子。

棋盘上黑子看着攻势猛烈,却被白子不动声色地化解,已现颓势。

“第三盘了,陛下看着还是没多少胜算。”

心神不够坚定的皇帝又一次被眼前人的笑容迷了心智,转念就觉得那些比起来都不算什么,有的是时间慢慢计划。

嗯,这虎牙不错,上次吻他的时候太过着急没留意,下次有机会要好好感受一下。也不知舔上去会不会有些刺痛。

尽管在心里已经把萧平旌扒了几百遍,皇帝脸上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严肃,行事也从不过分越矩,哪怕晚上硬留着萧平旌共寝,也真的只是单纯的同床共枕罢了。

萧元时有时候自己都觉得自己的克制力简直惊人。

 

再等等,要更有耐心才行。年轻的皇帝默默告诫自己。

萧平旌吃软不吃硬,之前自己行事太过激进,差点就让两人生了隔阂。现在好不容易把人哄了回来,千万忍耐。

萧元时又想起了宫中每年进贡的螃蟹,那是自己最爱吃的食物之一,坚硬的外壳之下隐藏着口感绝佳的嫩肉,这让撬开外壳的过程也变得令人期待。

 

一边是耐心极佳又演技精湛的皇帝,另一边是起码在表面上迟钝到令人发指的长林王,两人到真配合出了一幕兄友弟恭的模样。

 

 

沉浸于剥螃蟹大计的皇帝和沉浸于小白旁边的小黄这两天看起来开的更灿烂了的长林王都过得不错,朝臣们可就没那么愉快了。

 

这些年来皇帝的喜怒无常和铁血手段朝臣们不是没见识过,偏偏每个人手底下总有那么些个不够聪明又自作聪明的人拖后腿,皇帝装模作样这一试探,就纷纷急不可耐的跳出来往皇帝手里送把柄。这让朝臣们不得不各自提心吊胆。

这种时候,从来是长痛不如短痛。群臣恨不得皇帝能大发雷霆勒令整顿,把这场风波给过了去。可皇帝像是看透了他们的心思一般,钝刀割肉地就是不肯给个痛快。

 

“陈卿,”皇帝合上折子,面色如常,却隐隐透出威严的气势。他示意身边的高义把折子递给兵部尚书陈易之。

“朕记得这曹斌立和杨英都是爱卿的得意门生,不知陈卿可否给朕解释一下,他们急着拜访朕的两位皇弟是何原因啊?”

 

“这……臣……臣不知啊。”陈易之粗粗扫过手里的折子,惊出了一身冷汗。

不论是谁,身为皇帝最不能容忍的就是旁人对皇位的觊觎。尽管这两人并不是想自己篡权夺位,只是趁着时候想捞个辅佐新君的功劳,但对于皇帝来说并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

——你们都是在期盼有别人代替朕坐上这把龙椅。

 

“陈卿不必惊慌,朕自然知道你与此事无关。”皇帝似乎并不在意的挥挥手,“朕只是想提醒爱卿,那几位门生看着也是心思聪慧之人,多加历练倒也未必不可加以重任,只可惜却生出了别的心思。陈卿怕还是得费些心思多加指导,否则将来陈卿的门生出来做了错事,坏的到底还是爱卿的名声。”

 

“说起兵部,宋老将军年事已高,前些日子递了折子,有意请辞北境长林军主帅一职。正好怀化将军已经回朝,朕倒觉得刚好合适。”皇帝似是刚巧想到一般自然地接了下去。

“这主帅人选之事就交由吏部和兵部共同商议,尽快拟个意见出来,再由内阁审议。内阁若也无异议,就拟个章程罢。”

 

“臣等遵旨。”

——这难道还能拟成别人不成。两部尚书和内阁在此时已然达成了默契。

 

结党营私还牵扯上了两位王爷,这种事可大可小,端看皇帝打算如何处置。

皇帝这些天来一直不发作,只是把几位重臣挨个敲打了一遍,摆出的是不欲多加追究的态度。但朝臣们也没天真到以为皇帝真的就不甚在意,皇帝愿意轻描淡写的揭过此事,为的正是长林王之事。

两相权衡,皇帝虽给长林王军权,但这北境长林军主帅之位倒也不是谁的囊中之物,因此也算不上是动了谁的利益。

能不自损根基当然是最好,群臣谁也不愿在这节骨眼上跳出来触了皇帝的逆鳞,于是长林王之事就被顺利的敲定下来。

 

 

我们这位梁帝还真是又变老练了几分。陈易之拟着意见时还在暗自感概。

表面上看着皇帝此事是雷声大雨点小,没下重手去了各家的枝枝叶叶,只给长林王谋了个军权,似乎是稚嫩了点,得了些甜头就轻易就放过此事,并不划算。

但仔细想来,朝堂重建本就不久,新起之秀根基尚浅,还不足为忧。而根基相对深厚的老世家,三年之前也是大伤元气,至今也没缓的过来。说到底还真是没有动手的必要。

皇帝显然是想到了这一层,所以只是敲打一番。在达成所愿的同时还顺水推舟卖个人情。

而这北境长林军主帅一职,表面上看着各家也没损失什么,只因谁也没把握一定能谋得那主帅之位,也就不愿当出头鸟便宜了别人。但无论是谁,和长林王都不一样。

陈易之从没怀疑过长林王府的忠心和长林王在军中的影响力。长林王一旦接任了主帅,就再无旁的势力插手的机会。既可以说长林军成了长林王的家军,也可以说成了皇帝的帝军。

从宫内到宫外,禁军大统领荀飞盏,东湖羽林军主将东青,南境军穆邕将军,东境军岳银川将军,还有北境军萧平旌。这一个个都是难通人情又忠心耿耿。

在实际上掌控军权,恐怕正是这位年轻的梁帝最想得到的。

 

只是不知道皇帝缘何突然成长了这许多?

之前皇帝的处事虽然强硬,在陈易之眼里却多少看得出些青涩。毕竟他捉摸人心也有二十多年,皇帝到底年轻,哪怕极力控制,隐约透露的情绪和想法对他而言也不算难猜。

可这次陈易之发现自己失算了。他本以为皇帝必会勃然大怒,却出乎意料的发现皇帝冷静的盘算了一切。偶尔出现的若有所思的神情更让他猜测不透皇帝在打什么算盘。

 

可怜我们的陈大人,想了一整晚也没能想通。

为什么没发怒,因为皇帝确实心情不错;又为什么若有所思,因为皇帝走神琢磨起剥螃蟹之事罢了。



【时旌】执念(7)

趁假期码字~

突然想到一件事要提前说明一下。因为元时是皇帝嘛,所以我还是会给他安排几个妹子的。虽然重点不会放在什么争风吃醋上面,妹子的存在感也不会太高,但如果有洁癖只能接受1v1的话,就……


https://shimo.im/docs/8NYGZCHZ9vwjNlLY/




【时旌】执念 (6)

肥来了2333

这两天在外面忙一个case所以没怎么码文

其实本来是有一点存稿的,但是懒到不想上来发 最近已经很丧了,所以不想让他俩再多折腾了,就让小皇帝短时间智商下个线吧

就是懒到能少写几章算几章,毕竟后面还有萧·秦风·平旌的戏份



六、


阳光透进窗来,朦朦胧胧地洒在人身上,晕开一层浮光。一眼看去,很有几分镜花水月的美感。

萧元时进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样一幅模样。

 

萧平旌一个人倚在床边,面色苍白,蹙着眉头似乎在想些什么,又好像只是在发呆。

恍惚间就要消散的虚幻光影,和眉间抹不平的深刻痕迹,就这样猝不及防地扎进了萧元时的心里。

让皇帝莫名的生出了一些恐慌,转而又变成了恼怒。

尽管萧元时也知道自己这气生的奇怪,这其中的原因皇帝不敢去想却梗在心间。他不想知道萧平旌郁郁的神色是不是因为他并不愿意留在自己身边。

 

“平旌哥哥,你在想什么?”

这一声拉回了萧平旌的思绪,他扭头看到面色不善的皇帝步步逼近,眼神不自然的闪躲了一下。

萧元时的注意力此刻大多都集中在萧平旌身上,自然不会看不出萧平旌无法掩饰的僵硬和抗拒,这让本就心生恼怒的皇帝更加不满。所以他恍若未觉,伸手用力揽过了萧平旌。

下一刻,透过衣服仍旧传来的不正常的热度让萧元时瞬间压下了所有的火气。

“平旌哥哥,你发烧了!”


“快来人,传御医!!”

“高义,你亲自去。务必请到唐太医过来,可清楚?”

“你们都是废物吗?这么久就没人发现长林王的不妥?”

“太医来了没?怎么这么慢?”

年轻的皇帝难得露出了和他年龄相仿的稚嫩。他慌乱,无措,连下命令都是想到一句是一句,没半点帝王的沉稳筹谋可言。


在等待太医来的时间里,萧元时更是除了焦急地打转不知还能做些什么。

这一来,身边的宫人可就遭了秧,时不时就被皇帝骂上两句用来发泄心中的焦虑。

 

“陛下,臣没事。”

到底还是旁边的萧平旌看不下去了,无奈出声劝阻。

“臣上过战场,受过比这严重的多的伤,现在不过一点发热,并无大碍。”

 

“什么?!”

 

萧平旌万万没想到自己的这番话不但没起到安慰的作用,反而让皇帝更加紧张。

 

“你受伤了?朕弄伤你了?你怎么不告诉朕呢?”

 

“……”

萧平旌看着面前的皇帝惶恐又愧疚的神情,一时竟不知如何开口。

陛下看着也不是个傻的,怎么就理解偏了呢?

 

“平旌哥哥……?”

没等到回答的皇帝似乎更慌张了几分。

“朕……朕不是有意的……”萧元时结结巴巴的想说些什么又不知从何开口。

慌张的皇帝发现用言语解释不清,于是连手也紧张地挥舞了起来,一副恨不得把自己的脑子挖出来给萧平旌看看,好自证清白的样子。和昨日的强硬姿态,真的是判若两人。

 

萧平旌也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主,平时虽然倔得很,其实最容易心软。萧元时这一自责,就让萧平旌不自觉的放缓了语气。

“陛下,臣……没有受伤。还请放心。”

 

“真的?”皇帝似乎还并没有回过神来。

“自然是真的,臣什么时候欺骗过陛下?”萧平旌熟练自然的安抚起萧元时的情绪,“陛下若是不信,等太医来了……”

 

“陛下,唐太医到了。”被遣去寻人的高总管恰在此时回来了。

 

“正说着呢,太医就到了。陛下不必着急,等太医诊断过一问便知。”萧平旌脸色虽差,却多了几分生气。他神情温和,像他从前无数次哄萧元时一样。

 

 

唐太医把过脉,面色略有纠结,似乎在犹豫着该如何斟酌语句。

萧元时显然也意识到了唐太医在迟疑些什么,他略扫过一眼身旁的萧平旌,开口请太医随他去别处说话。

萧平旌也并不反对。尽管他猜到了太医不便明言的部分,但既然萧元时不想刺激他,这份好意他也不会拒绝。


“唐老太医,您的医术朕最是信得过,您告诉朕,长林王究竟如何?”刚一避远,萧元时就急不可耐的发问了。

“回禀陛下,据老臣诊断,长林王并无大碍。长林王向来身体康健,根基不错。这次发烧只是由于……由于初次承欢身体难免不适,加上事后清理的不甚干净。不过正如老臣先前所言,长林王底子尚可,只需调养几日便可完全康复,陛下不必过于忧心。”

“只是,男子身体到底同女子不同,陛下以后行事还需多加节制。”

“还有一事也应提醒陛下,长林王心中似有郁结,心病最是难医,还望陛下多加注意,莫要等到积重难返。”

 

“多谢唐老太医提点。”皇帝先向这位老太医道了谢,随后又带了些恳求的语气,“不知今日之事……”

“老臣向来只懂救死扶伤,其他的事情老臣一概不知。”


“多谢。”得了承诺,皇帝这次的道谢更加诚恳了几分。


【时旌】执念 (5)

前排先感谢 @若人生只如初见_18157  的提醒,上一章和非言非默大大的景帝纪事撞梗了。在这位亲的提醒下我对这一章作了调整,但是由于有些设定不便更改,所以这一章里还是存在轻微撞梗。

先道个歉,这真的是个巧合(真诚脸)。

反思了一下主要是我给小皇帝的人设和大大文中的皇帝人设确实很像,而平旌这两章又没有什么表现机会,所以就……。不过我们的元时除了霸道之外还是会卖萌的小皇帝,之后应该不会再撞了~

主要是大大的车写的太好我开不起来,连撞梗都没有能力撞

顺便安利一下大大的文,我已经入坑了

以及我要给元时辩解一句,我的设定就是元时和平旌都以为他们之间不存在爱情,有的只是执念。所以元时不渣啊真的,他只是蠢

https://shimo.im/docs/SahzYEZEdfAAjxS8/

 


【时旌】执念 (4)

大家的留言和私信我都看啦~基本都是让我不要虐,然后希望开车的emmmmm所以我就决定虐加不开车

我真的是个没有驾照的假司机,尝试了一下开车然后发现翻了,只能请大家在脑内自由的踩油门了。


还有就是这段时间莫名其妙的忙,每天都在加班,本来连今天这篇也挤不出来……不过这两天意外遇到了好事,心情一爽就熬夜码了一些2333 下次更新肯定是周末了,而且不会有车了所以大家不要期待


今天是萧·超凶的·熊孩子·元时和萧·把熊孩子养歪了怎么破·平旌


本来以为竟然发布成功了,结果就被屏蔽了hhh

还是走图和链接吧


https://shimo.im/docs/fsRZcdzUzMQGNPc5/




【时旌】执念 (3)

终于见面了,现在开始纠结要不要让小皇帝做些什么233

如果顺其自然,以小皇帝的性格,应该是不会放过平旌的,但是平旌恐怕接受不了……亲妈心并不想虐,也是很苦恼了

听听大家的意见


工作日不太有时间码文,如果有时间就写一点攒攒发,所以更新不定期且大概率短小……周末我尽量保证

 

https://shimo.im/docs/MqUvWAhEd4U2zADo/

链接如果die了发评论






【时旌】执念 (2)

我发现写起小皇帝来更顺手啊,可能是人设比较模糊可以肆意233

这一章大概就是点个题,写了元时对平旌的执念,写的时候自己都想说元时你滤镜太厚了……


如此清水的文依然通不过审核,是因为登那个基 谋那个反吗?


https://shimo.im/docs/SQbBXo4ZmSkmAXvF/ 




【时旌】执念 (1)

小皇帝和平旌这对cp这么好磕为什么这么冷QAQ 冷到从不自割腿肉的我都割了……文笔差,不定期更新,ooc有

以及我居然还没让小皇帝出场2333

理科狗,地理军事历史基本不怎么懂,所以写不来什么朝堂争斗家国情怀,大概就是写点时旌之间的小故事吧。涉及到上述一窍不通的领域极可能犯错,大家帮忙指正~

 

为什么死活发不上去!把能试的敏感词都试了一遍还是不行……好吧你赢了我怂


https://shimo.im/docs/cSmqcYhpkRo6nqD2/